黑小泽

一个scp脑洞……

晚自习的产物,是伽小虽然不明显∠( ᐛ 」∠)_


ooc ooc ooc(高亮)


格式可能会不对,请谅解(´・ω・`)


请不要在意d级人员的编号都是我瞎编的


以及突然出现的亮亮博士是我的私心


有私设


这个伽爷的性格有点偏激,非常抱歉!

———————————————


SCP-TC-9527


KETER


 TC9527是一个成年男性,外表看起来20岁左右,长发,蓝发蓝眼,身着一套白色军装,带着一副形状有些怪异的墨镜,脸上和身体上都有意义不明的蓝色纹身,言行举止成熟稳重,待人温和且乐于助人。


TC9527有着可以变形的能力,可以将部分或整个身体变成各种武器,TC9527还有着可以附身的能力,他可以同时附身一个或多个电器,因此TC9527被收容在一个没有电器甚至电灯都没有的房间,门和墙壁都是由【数据删除】制成的防弹设施。对于基金会的问题和调查都很配合。


以下为对TC9527的实验报告:

D-3541,被要求与TC9527谈话,两人的谈话非常顺利,TC9527的态度一直都很温和,直到他想倒杯水但因起身时差点绊倒而引起D-3541喊了一声【数据删除】,TC9527突然僵直身子,转头看了D级几秒,双手变为【数据删除】将其杀害。


D-3742,被要求与TC9527打一架。进入收容室后,D-3742直接冲向正在看书的TC9527,TC9527看了他一眼,把书合上,没有变成任何武器直接一个过肩摔就把D级甩到了墙上,然后继续看书,而D-3742因头部受到重创变成了植物人。【顺带一提,D-3742原本是个国际雇佣兵】


D-6729,因谈话时聊到了“魔方”,被加特林扫射致死


D-3556,因脱口而出的【数据删除】而被迅速击杀

………


新任研究员【数据删除】在Dr.bright的怂恿下被迫进入了收容室,一分钟后,房间内传来一声巨响,研究员走了出来,身上没有一点伤,只是本来就有些冷漠的脸变得更加阴沉。在一边的罪魁祸首Dr.bright意味深长地看着紧闭的大门。


“请求将SCP-TC-9527从SCP编号中移除。”——研究员Careful


“请求拒绝,你知道的,这是不可能的。”——Dr【数据删除】






下雨

斯封,ooc,傻白甜(?),被期中考试虐死决定给自己搞点糖吃。
—————————————
封不觉讨厌下雨。
一个阴雨连绵的下午。
“啊……怎么搞的……”封不觉虚着眼,看着店外那淅淅沥沥的小雨一阵头疼,“真被那家伙说中了?我可没带伞啊……”封不觉想起他出去前的那段对话:
“不觉,今天可能会下雨,照你的幸运值(划)没准你一出去就下雨了。”
“怎么?大少爷也会看天气的吗?伞就不必了,我一会就回来。”
回忆杀结束ε=ε=ε=ε=┌(; ̄◇ ̄)┘
“啧,现在我要么直接淋雨回去,不过到家的时候估计要湿透了,怕不是要被咳咳划掉划掉,要么打电话给斯诺,不过估计要被嘲讽……但也没办法。”就在封不觉打算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关机了。“…………”封不觉默默的盯着他的手机看了一会,把它放回了口袋里。
“看来只能淋雨了。”直接走进了雨里
雨打在身上没什么感觉,封不觉带起帽子,走在雨里,虽然是小雨但额前的刘海还是被打湿了一点。
上次这样是什么时候来着?封不觉想起了那一天:葬礼上,小小的封不觉直挺挺的站在雨里,没有低头而是注视着墓碑用一种好像能看透灵魂的眼神直视着,旁人也不敢上前劝他,只好任由他站在那里。封不觉没有看多久,转身离开了,没有流一滴眼泪………
“不觉?不觉?”
就在封不觉沉浸在自己的回忆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把他拉了回来。封不觉抬头一看,斯诺正撑着伞带着他特有的笑容看着他。“太慢了,我都快要到了你才出来。”封不觉一见到他立刻就从刚才那有点压抑的表情变回了平常那副欠揍的样子。
“好好,是我错了。”斯诺对他的话只是笑了笑,“那么,我亲爱的乌鸦先生,可否赏脸和我一起回去呢?”“你能好好说话别这么恶心么。”“呵呵”
两人的雨中漫步。
封不觉讨厌下雨………也许吧,谁知道呢。

[all封?]我,是谁?-5

“喂喂,哥你别立flag啊。”
“行行行,那我们走吧。”
于是四人就这么走向了地图上最暗的那个房间。
五分钟后,他们到了。
“嗯,说是最暗的房间,但走进来也没什的特别的啊。”小叹看到这个房间后嘀咕了一句。
“的确是没什么特别的,唯一一点就是这个房间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斯诺环视四周,接了一句。
“可是我们再来的路上经过的那些屋子都是一模一样的,东西也都一样,可是为什么这个房间却什么也没有呢……”封不知看向封不觉,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但觉哥并没有理自己老弟,只是一个人在墙边走来走去,嘴里还念念有词:“....不对....这里也不对……嗯.....难道....”
他突然停止了念叨,一步一步计算着,走向了他左边的墙角,“就是这!”
封不觉伸手敲了敲墙,四周没有任何反应,另外三个人站在一边,看觉哥要搞什么幺蛾子。
又过了五秒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觉哥,你......”就在小叹想要过去问觉哥他要干什么的时候,房间发生了变化:一面镜子出现在了玩家们的眼前,同时,有个东西从镜子上掉了下来。
“寻找拼图,当前进度:2/10”系统提示音响了起来。
“啊啊,果然出现了么。”封不觉看着这面镜子,说到。
“嗯?「果然」?觉哥你知道了什么?”小叹有些懵逼,旁边的斯诺和不知也有点不明所以。
“我做了一件很简单的事。”
简单那你倒是说啊!
“你们应该都看到了,一开始我贴着墙走来走去,其实是在测量间距,这里先说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能力虽然没有被锁,但是我完全无法看到这里的数据,所以你懂的。然后我就发现这其中一面墙的宽度要比其他的多那么一点点,虽然只有一点,但也足够了,你们也看到了,我一直围这那面墙,就是因为这个。这不,看我发现了什么。【*】”封不觉面无表情地看向那面镜子。
“哦.....这样啊……”封不知走向那面镜子,“嗯?这东西.......真的是镜子?怎么觉得就只是块玻璃?”
“玻璃?”斯诺走上前,凑近看了看。“嗯.....质地,光泽......的确是玻璃,还是单向玻璃。”
“这里,为什么会有这种玻......觉哥你要干吗?!”小叹还没说完,封不觉就一枪打碎了它,只见玻璃后面不是相同的墙面而是.....一条属于外界的街道。
“看”封不觉看着这条街道,弯了弯嘴角“出口,出现了。”
————————————
【*】看懂了吗?没看懂?没事,我也看不懂_(:з」∠)_(这段就是瞎写的,我的智商不够啊,真心觉得三天好6)
——————————————
终于写了出来。
在在迷宫里我都要迷路了,所以就把觉哥他们放出来了_(:з」∠)_接下来......就决定是你了!上吧!@封无涯Endless 

[all封?]我,是谁?-3

“明白没?”封不觉侧身朝他们看了一眼。
“所以说你的意思是这里有隐藏机关或者这里其实是幻境?”封不知也学他看了一眼。
“幻境应该不会,系统应该不会一开始就把玩家带到这种死绝的幻境,所以.....”封不觉摸了摸下巴。
“所以说,有隐藏喽。”斯诺在旁边接了一句。
“没错,那么接下来.......”封不觉露出了一个中二的笑容,“小的们,给我搜!”
.............
“啊?”这是本来要去找机关但听到觉哥的话懵逼了的小叹
“乌鸦先生,不要闹....”这是扯着嘴角,勉强保持住表情的斯诺
“我真的不想承认你是我哥”这是捂脸撞墙的不知
“好了,你们别闹了,抓紧时间。”这是收起笑容,一脸严肃(?的觉哥
到底是谁在闹啊喂!
玩笑过后,四人开始认真?寻找。
“那个,哥你还是去别的地方看看吧,放过这些桌子吧……”“行行行”两人绕过桌子的瞬间,其中一个手办.......笑了。“觉哥!我找到了个东西!”可就在这时王·人品爆表·叹之同学好像找到了什么突破,两人被吸引了过去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可以啊小叹,这么快就发现了?果然是傻人有傻福吗?”
“觉哥......”
不得不说,小叹真的是欧洲人,其实他并没有去刻意的寻找,但是东西自己就找上他了。
“嗯.....一片拼图?”封不觉拿起拼图看了看
名称:空白拼图
类型:消耗品
品质:普通
功能:组成一幅印有【数据删除】的拼图
是否可带出剧本:否
备注:这只是那幅拼图的一部分,拼完后即可看到【数据删除】
“支线任务已触发。”系统语音响了起来“找齐拼图,当前进度1/10。”
“嗯.....支线任务出现了么?不过支线是可做可不做的吧,但是这个支线.....总觉得很重要啊……”封不觉皱了皱眉,“总觉得不做的话会出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哦?你们这么快就找完了?”这时,斯诺从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
“呵呵,是你太慢了。”封不觉很快恢复了正(qian)常(zou)的表情,“我们的大少爷发现什么了?”
“呵呵....”斯诺没有理封不觉话里的嘲讽,“一幅地图。”
说着,把地图铺开来放在桌子上——是这个迷宫的地图,和觉哥说的一样,这个迷宫没有尽头,是由许多个相同的房间组成。但是仔细一看,有点不对劲。
“嗯....觉哥,这幅地图,是不是有点不对?”(终于上线的(bu 小叹指着这幅地图说到。
“好像是有点不对,总觉得这些房间.....很违和。”封不知也凑了上来。
“的确。”这是封不觉,“明明是个迷宫,但房间的排列却很整齐。”
“那你有什么办法解决吗?”这是在一旁的斯诺。
“办法?当然有。走一遍呗。”
“觉哥,不是我说,这个办法的可行度有点低啊……”其实小叹是想说非常低的。这也不怪小叹,先不说这个迷宫是无尽的,就是这张地图,上一眼看去都是密集恐惧症患者的福利,觉哥说的走一遍.....的确是不太可能。
“呵呵,我可没说要全部走一遍,这种明显的东西都没发现吗?”
“嗯?”小叹愣了愣,又去看了看地图“啊!这个!地图上的房间在灯光下的明暗程度不一样!”
“是的,如果是那种自然的明暗那还没什么,可这种一块亮,一块暗的,就很有问题了。”觉哥在旁边补充了几句。
“那么,我们走吧,这种地方呆久了总觉得有些不妙啊。”
“喂喂,大少爷,你不要说出这种神似flag的话啊。”封不觉虚着眼回了一句。
就在他们准备走的时候,一直在旁边围观的封不知突然出声:“哥......这个桌子......有点不对。”
封不觉他们看向那张桌子———桌子上那个伍迪的手办,不见了。
———————————————
emmmm懵逼,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_(´ཀ`」 ∠)_
顺便感谢联文大佬@封无涯Endless _(:з」∠)_

[all封?]我,是谁?-1

“疯不觉,等级54
疯不知,等级52
枉叹之,等级53
斯诺,等级52
请选择队伍要加入的游戏模式。
您选择的是团队生存模式(噩梦),请确认。”
“您小队正在加入团队生存模式(噩梦),团队人数随机值已产生:四人。
您的队伍已进入队列,正在搜索其他已就绪的个人或队伍。
匹配完成,正在调协神经连接,剧本生成中……
载入开始,请稍等。”
这一刻,众人的眼前都变得一片漆黑,游戏菜单无法打开、身体也产生了失重感。这些都预示着传送已经开始。
“欢迎来到,惊悚乐园。”这次的开场白很奇怪,像是有许多人组成的,仔细听就好像是......玩家自己的声音。
“加载已完成,当前您正在进行的是团队生存模式(噩梦)。
本模式提供剧本简介,并有几率出现支线/隐藏任务及特殊世界观。
剧本通关奖励:四张随机拼图牌。
即将播放剧本简介,播放完后游戏即刻开始。”
“无尽的时空,轮回的历史。”旁白开始了,和开场白一样的声音传来,不过清晰了很多,片头cg也随之开始播放。
画面一现,一个空荡荡的半黑半白房间,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东西。
  “从一面镜子开始,到一本日记结束。
  黑与白的交错,水与火的纠缠,都在 十个人的身上扭曲,分裂。”
但是随着声音的继续,房间里出现了一面映着人影的镜子。有东西慢慢的走了出来。
  “你是……?”
轮廓越来越清晰。
  “我的名字吗……”
那些“人”完全走了出来。
  “我……就是你啊。”
缓缓望向了玩家客观上所处的位置。
  “那个黑暗至极,扭曲至极的你啊。”
最后一秒,玩家们看到了一张和自己一样的脸以及———一双血红的眼眸。
————————————————
啊,一点都不会写正经的文_(´ཀ`」 ∠)_
这次的设定大概就是类似于异色/阴暗面什么的(虽然我觉得觉哥不会有阴暗面这种东西)
至于“疯不知”是个原创人物,设定为觉哥的双胞胎弟弟,性格........反正不会像觉哥那样,不然这个世界药丸。 这是个联文,第二章还在写,想要看的话……@封无涯Endless _(:з」∠)_

[all封]如果觉哥有个双胞胎弟弟-3

叹封
这次拿小叹开刀(bu
说实话这次cp不明显
ooc
咸鱼
———————————
“觉哥,我们来啦!”今天是烂片马拉松,小叹,包大人带着披萨和一打啤酒来到了觉哥家门口。
“嗯?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开门的【封不觉】表情诡异的看着他们。
“觉哥你.......怎么了?今天不是烂片马拉松吗?你....不会病情加重失忆了吧!”我们的王·人民好医生·叹之同学有点方。
“不知,他们是我朋友,让他们进来吧。”这时一个懒散的声音传来了。
“哦。抱歉我不知道你们是兄长的朋友,刚才失礼了。”侧身,让小叹他们进去了。
“那兄长大人你们继续吧,我去书房了。”
“行,去吧。”封不觉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等封不知去了书房,小叹他们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觉哥:“觉哥,他是.......”
“你没听到吗?他是我弟,封不知。”
“弟弟?!我怎么不记得觉哥你有个弟弟?”小叹同志一脸懵逼。
“你们以前见过的,只不过太小了,你的记忆不允许你还记得这么久远的事情。”
那觉哥你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啊喂,这么说的话那时候你明明和我一样大好吗!
看完之后,正当他们从大脑被强【哔—】的状态中缓过来的时候,封不知走进了厨房。
“嗯?觉哥你不是对做饭有一种迷的执着吗?”这是终于缓过来的小叹。
“啊......这个啊,就算是我有你说的那种迷的执着,但是如果有人帮忙的话,能休息为什么还要自己动手呢?再说了,这么久没见,帮我做做家务什么的,很正常吧。”
这么久不见了的话不是更应该你来吗!
嘛,不过如果是觉哥的弟弟还是要好好相处啊,这样的话,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呵(强行cp,真的不知道怎么写啊!!)
—————————————————
啊,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all封]如果觉哥有个双胞胎弟弟-2

私设成堆
这次是伍封
ooc严重!
———————————————
2伍迪
其实封不知表示他只是出来喝杯水,为什么家门口就出现了个人(?)
此人(?)身着一身黑西装,身材消瘦,面容俊朗,不过这位帅哥却浑身散发着猥琐气息,银丝眼镜则露出了诡异的白光。
“嘿嘿嘿……这不是封不知么……好久不见啊”
封不知的嘴角抽了抽“你怎么来了……我不想见到你”鬼知道我小时候经历了什么
“嘿嘿嘿,你是自愿的,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注1】
“得了,别瞎扯了,你到底来干吗的。”
“嘿嘿嘿……你猜.....”镜片闪出了诡异的光茫,望向了某个卧室
“我警告你,别又想打我哥主意!不然我杀不死你也要和你同归于尽!”封不知阴沉着脸(我喜欢兄控这个属性,所以......._(:з」∠)_)
“这么对你上司说话可是要被扣工资的哦~”【注2】
封不知不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而伍迪也是带着一脸的贱笑看着他,一个仿佛要弄死对方一个好像要算计死对方
“喂喂,你们俩干吗呢,深情对望啊,要不要我给你们唱一首《情深深雨蒙蒙》?”一个(说好听点是慵懒,难听点就是没睡醒,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嗯,我们的封大文豪终于出现了,并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真是人民的好榜样啊(bu
“哥,你怎么下来了?”
“呦,知道我来就自己下来了?不用这么客气的嘿嘿嘿”
觉哥一下来,气氛瞬间从修罗场变成了春暖花开(并没有
“我再不下来,怕不是我的家都要被你们拆了”
“拆了你和我去地狱住呗嘿嘿嘿……”
“你觉得我会让你这么做吗?”
“嘿嘿嘿你不是也住那吗?”
“就是因为我已经在那了,我绝对不会让我哥去的!”
得了,封不觉瞪着死鱼眼,躺在沙发上。他俩又怼上了
——————————————
继续ooc,我真的不适合写东西,想go die
——————————————
1.在兄弟俩还小的时候,伍迪因为一些原因想要吧封不觉带到地狱去,后来,封不知代替了封不觉(原因不明)去了地狱,以为伍迪会放过封不觉,结果.....伍迪还是找上了封不觉,所以,封不知很讨厌伍迪,所以人设崩了(明明是你不会写好吗!)

2.封不知后来成了梦公司的一个工作人员(挂名的)掩饰身份而说自己常年在俄罗斯(为什么是俄罗斯?下意识打上去的_(:з」∠)_)不过在别人看来,他是一个类似于觉哥召唤物一样的人(大概是因为能自由进出副本?)(我越写越迷了)

[all封]如果觉哥有个弟弟-1

如果封不觉有个双胞胎弟弟
众人(攻)的反应
all封背景
弟弟有些天然(明明是你不会写
———————————
1、斯诺
“乌鸦先生,你.....不舒服么?”其实斯诺很想说他是不是神经错乱了,毕竟当你看到“封不觉”很安静的坐在桌子旁,没有去搞事(bu 你会怎么想?
“没有啊……”「封不觉」转过头“还有.....你....认识我哥?”
“嗯?”斯诺一瞬间有点懵逼,哥?不觉有弟弟吗?我怎么没查到(阿道夫少爷以“更加了解恋人”的名义,查找了所有关于觉哥的资料)
“封不知,他弟弟,请问您是?”
斯诺看着那张和封不觉一模一样的脸露出的呆萌(划 疑惑的神色,突然心生一计(雾。
“你好,我叫阿道夫·斯诺,是不觉的.....恋人,不觉没有说过吗?”
“啊,抱歉.....我一直呆在俄罗斯,最近才回来,然后就被他赶到了这里.....”
斯诺抽了抽嘴角,赶?不觉是有多不喜欢我......不过吗……斯诺看了看旁边已经相信(? 了的封不知,笑了笑,毕竟家里人都承认了,还怕抓不住正主吗?
————————————————
ooc到爆,我已经die了,别理我了……